中国舞蹈十二天 6位新锐编舞 6种奇思创意 另类视角探寻中华魅力

2021年7月5日 by 没有评论

生活是荒诞的,往往还是无趣的。那么,我们还有救吗?编导直面人生的孤独,在荒诞中寻找意义,用无所保留的肆意舞动触碰那一抹温情的底色。《没有孤岛》是一个乌托邦式的美好理想,因为有“孤岛”,才会说“没有”。

龚兴兴,她的作品和人格魅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。那么的富有灵性和前卫性,同时她灵动的肢体是可以控制自由的。不可否认她是当今舞蹈界难得的人才。但她最让我欣慰的是她在创作中始终不放弃相信“不存在”的事物。

舞剧《金蝉塑与糖人宝》将创作视角投放到北京民俗文化的领域,尝试着用舞蹈语言对这些记忆中的民俗文化符号进行新的解读,将其中蕴含的浓浓真情用舞台艺术的形式展现给观众,期待着用“文化自觉”唤起人们的“文化自信”。

舞剧在视觉呈现上以老北京的手工简笔画为创意基底,使舞台还原出老照片的颜色和质感;舞剧的原创音乐融合了三弦、京胡、曲笛、大鼓等民族乐器的元素;在舞蹈类型上,《金糖》以中国舞语汇为基础,同时融汇了其他艺术形式的特点,如“京韵大鼓”舞段就吸收了京剧短平快和写意的特点,呈现出京城市井独特的美感。

《伯牙绝弦》作品创作旨在传达:朴素而纯真的友谊不分阶层、不论出身、不论贫富。所谓“知音”就是朋友之间的信任、理解、欣赏与包容。

我们一生会遇见许多人,我们都渴望遇到意趣相投的知己,那个“知我者”。在超越时空的历史对话中,我们也许会理解,“知音”是在寻寻觅觅中,一种难得的遇见,错过也许就是一生的遗憾。理想中的知音与现实难觅的遗憾永远相随。然而,这也许就是驱动人类情感的艺术表达不断改进与修复的重要力量。理想的境界与现实的遗憾都将化为生活本身的色彩与力量。

在演出空间中,冰砖垒成了环形的“冰城墙”,顶部晶莹剔透环形装置下着由透明到红到黄到蓝色的“雨”,舞者在装置中旋转、奥萨苏纳蹦跑,每一个动作、每走一步,冰都在慢慢地融化,成为了一种可视化的时间流逝的概念。

观演关系的转化,深刻地干预着观者的觉醒,简单而极具冲击力。在炎炎夏日,呈现一场想到而没有做到的别样视听盛宴。

此作品《不同样的等待》,以两种不同的形式方式来构建同一个“等待”主题。一个等待,在过程中“求得”;一个等待,在进行中“静候”;不论怎样,只能是“等待”。生命中我们会等待想要的一切,但最终生命的意义正是由于“等待”而凸显它的轨迹,不管我们得到或失去,生命就是这样的流淌着。

苏雪冰、郭娇,以及参与演出的优秀舞者,都是具有典型意义上的学院派“舞者”,让我思考舞者的时代性和艺术生命力的问题。为郭娇编舞,目的是希望她能从“跳舞”进入“舞蹈表演”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zlvtian.com/,奥萨苏纳同时由于作品需要引出不同类型的优秀舞者参与,共同构建舞蹈表演“年龄化”的人物空间。

创作《浓雾中的大花苗文》可说是自己一路以来的累积。缘起,2007年应邀为“台北汉字文化节”编了一首以汉字为内涵的《文字山水》。接着2012年的《女书》创作,以世界罕见的湖南江永女书文字为主题,其中女性文字蕴含的强大智慧跟力量,是我在创作中很大的泉源。

2016年的《繁花》则是我运用台湾当代女诗人们的诗文来共同激荡,期间为了想要了解当代客家女性更多相关文献,便报考了台湾交通大学客家文化硕士班,期间偶然邂垢了跟人类学相关的“大花苗文”讲座,几经沉淀,于是2018年《浓雾中的大花苗文》诞生。

标签: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